山东任命司法厅厅长 原厅长因监狱防疫不力被免职


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他以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没有警醒与反思,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前不久,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于文涛(副厅级)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于文涛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不过,疫情也暴露出美国在全民医保上的不足。罗格斯大学管理和劳工关系学院经济学家迈克尔·梅里尔(Michael Merrill)表示,“如果想回归一个月前商业化密集、互联互通、高度网络化的社会状态,就必须建立新的公共卫生体系,实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措施。”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张复弛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

2012年3月,于文涛仕途再上一步,担任赤峰市副市长。他分管教育、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等工作,在项目审批、土地规划、施工计划调整上手握大权。权力的增大,也让于文涛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6年来,无休止的贪欲驱使于文涛陷入利令智昏的怪圈。他从受贿时冠冕堂皇地推辞两句,逐渐演变为向有求于他的企业和单位频频暗示。他把权力当作捞取钱财、积累财富的工具。

随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展,专家们开始计算,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各国将如何从这场紧急卫生危机中复原。据英国广播公司(BBC)6日报道,结合2019年全球经济韧性指数(Global Resilience Index)以及各国防疫举措,分析认为,丹麦、新加坡、美国、卢旺达和新西兰将是5个可能最先从疫情中恢复的国家。

“作为一个岛国,边境是新西兰主要的传染源,采取有效的封锁措施是有意义的,”经济学家沙姆比尔·易奎卜(Shamubeel Eaqub)说,“与其他国家相比,新西兰的反应更为大胆果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