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新增境外输入确诊3例 累计境外输入确诊49例


易奎卜认为:“最重要的是新西兰是一个相对高信任度的国家,这为新西兰从这场几十年来最大冲击中复苏奠定了坚实基础。”

去年,邻国刚果民主共和国暴发埃博拉病毒后,卢旺达成功将疫情控制在边境地区。

来自肯尼亚非洲领导力大学的学生阿奇恩(Garnett Achieng)表示:“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外国学生选择留在卢旺达,因为我们觉得卢旺达政府的处理方式比我们的家乡要好得多。”

“作为一个岛国,边境是新西兰主要的传染源,采取有效的封锁措施是有意义的,”经济学家沙姆比尔·易奎卜(Shamubeel Eaqub)说,“与其他国家相比,新西兰的反应更为大胆果决。”

在经济韧性榜单上,新西兰位居第12位。

但世卫组织建议,这些限制“应该是短期的,与公共卫生风险成比例,并随着情况的发展定期重新考虑”。

“总体而言,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经济更能从重大冲击和潜在长期危机中复苏,因为美国人口更年轻、流动性更强,劳动力市场的限制也更宽松,有利于劳动力的再分配。”美国圣母大学经济学教授埃里克·西姆斯(Eric Sims)表示,“而且,相比其他央行,美联储和英国央行还有更大空间,来实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

尽管世卫组织承认,旅行限制“可能在疫情遏制开始阶段有公共卫生方面的理由,因为它们可能使受影响国家得以实施持续的应对措施,而不受影响国家则有时间启动和实施有效的防范措施。”

特朗普说:“实际上,他们批评以及不同意我当时的旅行禁令,他们错了。他们在很多事情上都错了,他们很早就有了很多信息,但他们没有——他们似乎非常以中国为中心(very China-centric)。我们必须调查这件事。”

不过,疫情也暴露出美国在全民医保上的不足。罗格斯大学管理和劳工关系学院经济学家迈克尔·梅里尔(Michael Merrill)表示,“如果想回归一个月前商业化密集、互联互通、高度网络化的社会状态,就必须建立新的公共卫生体系,实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措施。”